首页 >  浙江省

慈善信托在福建:爱的力量可以这样成长

发表于:2019-12-02

东南网9月6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吴恩儿)2016年9月1日,《慈善法》开始施行。《慈善法》第五章专门就慈善信托的设立等事项作了规定。两年过去了,慈善信托在福建发展得如何?

起步不早 成立不多

20个省份,97条慈善信托备案数据,初始财产总规模103528.72万元。

这些数据,来自于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主办的“慈善中国”官网,截止日期是2018年9月1日。其中,备案地在福建的慈善信托有2单。

兴业信托·幸福一期慈善信托是在福建备案的第一单慈善信托,备案时间是2016年9月1日,备案机关为福建省民政厅,信托财产总规模为11万元。在备案表上,该信托的目的被描述为“用于符合《慈善法》所规定的慈善活动,发展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由于备案时间为《慈善法》施行的首日,因此,该单慈善信托也经常在新闻中被称为“《慈善法》正式实施后的国内首批慈善信托之一”。

在福建备案的第二单慈善信托来自厦门,是厦门信托-重庆园林中国传统文化保护传承慈善信托,备案时间为2018年1月4日,备案机关是厦门市民政局,财产总规模100万元。据了解,该单信托的委托人是重庆中瑞思成古建筑文化研究院,受托人为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成立信托的目的是将信托财产定向运用于中国传统文化保护传承项目及从事传统文化保护传承的专业机构。

那么,什么是慈善信托呢?《慈善法》规定,慈善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慈善目的,依法将其财产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照委托人意愿以受托人名义进行管理和处分并开展慈善活动的行为。

根据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的统计,在中国大陆已经有20个省份备案了慈善信托,福建是其中一个。不过,在统计数据中,福建的慈善信托虽然起步早,但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财产规模上,与北京、广东等地都有着比较大的差距。

老华侨的心终于放下

来自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的97条慈善信托备案数据中,有一单慈善信托比较特殊。它的备案地在北京,但信托受益人的主要范围在泉州。该信托就是外贸信托2017年度中国银行·满堂红教育慈善信托,财产总规模724.9万元。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满堂红教育慈善信托很像是一只普通的慈善信托。但是,它却是一单“更有温度”的信托。

泉州的吴世煌老先生今年78岁。上世纪40年代,为了谋生,吴世煌一家移民到印尼。1990年6月,目睹家乡母校屋舍破旧、设备简陋情状的吴世煌等七位吴氏海内外宗亲,共同捐赠了400万元港币,创办了满堂红教育基金,助推家乡建设教育事业,并推选吴世煌担任基金的理事长,负责基金的管理和使用。

该笔资金一开始存放于香港的银行,2003年左右转入中国银行泉州支行。经过银行专业团队的打理,到2017年,该笔资金已增值到720万元人民币。而在这期间,满堂红教育基金每年固定支出18万元助学。不过,随着年事渐高,吴世煌感觉有点力不从心;另一方面,他希望在自己百年后,还能继续让母校师生和更多人从中获益。缘于此,他多次找到自己的后辈,试图说服他们接力这份善举,可是孩子们事业太忙无法接手。

得知情况后,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及泉州支行的工作人员一致认为,慈善信托是最合适帮助吴世煌等热心老华侨实施善举的金融产品。2017年8月,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与合作信托公司成立专项工作组,针对老华侨们的需求,不断设计完善信托架构和解决方案,创新采用“现金+金融产品”模式,于当年底成功叙做了国内首单混合财产慈善信托。看到善款有了持续性,一度焦虑的吴老先生开心地流下了眼泪。

“这单慈善信托做得非常棒,在福建更加凸显其意义很重大!”曾任中国公益研究院客座研究员的郭然律师,不仅参与了中国公益研究院关于《慈善法》的专家建议稿起草,还深度参与了中央党校、中国生产力学会等单位关于公益信托的研究,2017年还主持了福建省公益慈善年会的慈善信托分论坛。郭然律师认为,满堂红教育慈善信托是运用金融工具的优势切实解决慈善需求的典范。“如吴老先生曾经设立的满堂红教育基金,在福建是非常普遍的慈善财产管理模式。慈善信托与之相比,以法律文件的形式保障慈善意愿的持续履行,以法定的监管机关与约定的监察人保障慈善目的实现的合法性及透明度,以专业受托人和投资顾问在保障慈善财产安全的同时,助力慈善财产稳健持续增长。这些优势,在这单慈善信托中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